称呼变了_心动难挡
疯狂小说网 > 心动难挡 > 称呼变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称呼变了

  省二院,中医科。

  白发苍苍但精神矍铄的老中医正和年父说着他痛风的事,楚宥站在年父背后,神色认真的听着。

  突然,他装在衣服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,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,眉眼间的清冷立马被温和取代。

  “伯父,余余的电话。”楚宥微微弯腰朝年父说了一句。

  他又礼貌的朝对面的中医科主任微微颔首,“抱歉,秦主任,我出去接个电话。”

  被叫做秦主任的老中医摆了摆手,年父也朝楚宥点点头。

  楚宥拿着手机出了诊室,接通电话,他温声开口,“余余,到医院了?”

  病房内,年余余坐在椅子上,不自觉的用脚尖碾磨地面,听见楚宥的话,乖乖的应了一声,“嗯。”

  “你带我爸去看中医了?我去找你们吧。”

  “不用。”楚宥朝诊室内看了一眼,“快结束了。”

  “我马上送叔叔回去,你就在病房等我们。”

  “行吧。”年余余没坚持。

  想起她早上慌慌张张的发现睡过头,然后看见楚宥给她发微信说他会给她爸买饭的事,她嘴角不自觉的笑起弯弧。

  两人没多聊,挂断电话后楚宥又进了诊室,年余余则安静的在病房等待着。

  没一会儿,病房门口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,车轮碾压地面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。

  年余余下意识抬头朝门口看,刚好看见楚宥推着年父进来。

  “爸~”

  “楚宥~”

  年父看着自家傻乐的闺女,都有些替她脸热,昨晚还信誓旦旦的保证今天来照顾他,结果第一天就睡过头,还让人楚宥给他买的早饭。

  “我还以为你要到中午才来呢。”年父难得的阴阳怪气起年余余。

  “阿宥说早上给你打电话你没接,我就猜到你肯定睡过头了!”

  年余余:“……”

  还早上给她打电话呢!

  真会编!

  她睨了楚宥一眼。

  楚宥却是面不改色,把年父扶到了病床上。

  “我错了。”年余余认错很快。

  “要不是阿宥,你爸我还饿着肚子呢。”年父有些不依不饶的。

  虽然他喜欢趁年余余和年母不在,瘸着脚偷偷溜达,也可以自己撑着去买早饭,但还是要做几分样子给人楚宥看。

  他怕楚宥发现她闺女又馋又懒的缺点。

  听着自己老爸对楚宥的称呼突然从小楚变成阿宥,年余余沉默了几秒,果断向楚宥投去求救的眼神。

  楚宥施施然开口,“伯父,您先休息,马上有护士过来给您打针,我和余余去还轮椅,我再和她说一下刚刚看中医的事。”

  “好。”年父恢复和蔼模样。

  出了病房,年余余发现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医生和护士都在看她,她也顾不上计较,而是学着刚刚年父的语气,“谢谢阿宥。”

  一早上的时间,他在她爸那里的好感值又刷了一大截。

  现在她都有些怀疑他早上叫她起床,只叫了两声就不叫了是不是故意的。

  明明之前刘见航阑尾炎住院那一次,他早上就成功把她叫起来了的。

  “咳。”楚宥不自然的轻咳一声,解释,“伯父说叫我阿宥显得更亲近一些。”

  昨天年父管傅年叫阿年的时候,他就觉得如果叫他阿宥会比小楚更好听一些。

  所以早上年余余赖床,他也没强求她起床。

  给年父送了早餐,又推年父去看中医,他的称呼终于从小楚变成了阿宥。

  当然,这些小算计楚宥不会告诉年余余。

  两人朝电梯的方向走,楚宥把话题引到看中医的事上,“刚给伯父看诊的秦中医说,接下来一周每天下午送伯父去中医科针灸治疗。”

  “等出院的时候他会给伯父开中药调理。”

  果然,听了楚宥的话,年余余没再抓着称呼的事不放,心里立马跳转到中医上。

  “针灸?”

  “嗯。”电梯门打开,里面只有零星的两三个人,楚宥一手推着轮椅,一手不动声色的揽着年余余的后腰。

  年余余想起在网上看到的被扎的密密麻麻的针灸图片,咽了咽口水,“我每天下午会按时送我爸去的。”

  她心里升起不孝的念头,幸好要被扎的不是她。

  “不疼。”楚宥勾唇,轻笑。

  年余余顾忌着电梯里还有其他人,小声的哼了下,“我才不信。”

  打针的时候扎一根针都那么疼,更别提同时扎那么多银针,简直是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。

  她打定主意,等她爸针灸的时候,她一定在外面溜达,只按时再去把她爸接走。

  把轮椅还回住院部一楼的大厅,楚宥牵着年余余的手,“你去我办公室还是回病房。”

  “回病房。”年余余直接果断。

  楚宥笑,“行。”

  “中午我去病房找你。”

  电梯先在痛风科的住院部停下,年余余朝楚宥摆摆手,头也不回的出了电梯。

  等电梯到达骨科住院部,楚宥边看手机边朝办公室的方向走,却突然看见提示栏里有一条微博消息提醒,他关注的博主【阿鱼v】发布了新微博。

  中午,病房窗口的一片位置完全被金灿灿的阳光占据,温度攀升到顶峰。

  年余余接到赵晓月的电话,赵晓月马上到病房了。

  “爸,我大学室友赵晓月要来看你。”

  年父立马摆手,刚想说不用麻烦,就听见年余余说道:“她已经到了。”

  年父:“……”

  他默默用手理了理头发。

  过了不到一分钟,赵晓月的身影就出现在病房门口,一手拎着果篮,一手拎着牛奶,笑容满面。

  “余余。”她嗓音清亮,又和病床上的年父打招呼。

  “叔叔,我是晓月,余余之前还带我去春华苑吃过饭呢。”

  当年年余余和李云莱关系好的时候,只带李云莱回去过,后来因为漫画抄袭的事,两人闹掰,反而和赵晓月还有王蓓的关系突飞猛进。

  在毕业和两人吃散伙饭的时候,带她们去了一次春华苑,受到了年父年母的热情款待。

  年父笑眯眯的,“记得记得,还有另一个丫头。”

  赵晓月性格外向自来熟,很快和年父聊开了,让年余余插不进去话。

  她只能偷偷和楚宥发消息,消息发出去不到两分钟,楚宥就过来了。

  新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f2k3.com。疯狂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f2k3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