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倒霉小姐姐玄学直播11_谢当年不娶之恩[快穿]
疯狂小说网 > 谢当年不娶之恩[快穿] > 第217章 倒霉小姐姐玄学直播11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17章 倒霉小姐姐玄学直播11

  符伟蓈还没反应过来,就察觉自己和容萱之间的联系断了,容萱强硬地毁掉了婚契!

  符伟蓈转身要逃,容萱随手掷出一枚古币,正中符伟蓈膝盖。符伟蓈扑倒在地,抱住右腿,惨叫着满地打滚,“你!得饶人处且饶人,婚契已经没了,你还不放我走?我保证,我决不会再对付你,我、我还会让我爸妈给你一大笔钱,对了,你不是喜欢符伟菘吗?我把他送给你,他的别墅、股份,都送给你,你饶了我!”

  “一个人渣,我要来做什么?”容萱走到他面前蹲下,“你说的补偿,我随便给富豪看看风水就有了。”

  “那你、你不怕玄门大师吗?你、你知道符家供奉的大师是谁吗?他比你厉害得多!只要你放过我,我保证他不会找你麻烦,否则、否则我决不会告诉你他是谁,让你没办法防备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符伟蓈色厉内荏,拿大师当他最后的底牌。

  容萱伸出手置于他头部上方,淡淡道:“我想知道他是谁,自有我的办法知道。”

  符伟蓈还没弄懂她的意思,就感觉自己的灵魂被扭曲了,像毛巾被拧出水一样,他所有的记忆不受控制地在脑海中上演,比刀山火海还可怕!

  “你、你、你……”

  “搜魂术而已,很快就结束了。”容萱云淡风轻,果然不到三分钟就收回了手。

  然而符伟蓈感觉自己受了三十年的酷刑,瘫在地上不停地抽搐。他出生便是鬼,从来没遭受过这么可怕的痛苦,遇到容萱,他只恨自己没一出生就去地府,早知今日,他宁愿魂飞魄散也不结这个阴婚啊!

  等符伟蓈终于能平静下来时,转头就看到容萱在一张黄纸上写了他们全家的生辰八字,他惊恐道:“你还要干什么?”

  “不是说了,要让你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吗?”容萱写完符咒,拿起来看看,满意地点点头,随手一扬,那张黄纸便飘到半空中燃烧起来。

  容萱背着手道:“如果不是你我结过阴婚,我还没办法只凭生辰八字就为你们结契,看来一切冥冥中自有天意,今后他们时时刻刻都能看到你、感受到你,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和你做家人了,开心吗?”

  符伟蓈打了个激灵,半点不觉得开心,只觉得心里发憷,就听容萱又补充了一句,“对了,他们的阳寿也会均分给你哦,想和你做真正的家人,总要付出点代价的。”

  “你居然想害死他们!”符伟蓈震惊不已,可对上容萱的视线,他忽然想到,他和容萱结阴婚,也是让容萱阳寿耗尽,十几天就能没命,容萱只不过是把他们做的事还了回来。

  他仍旧不敢相信,“你就不怕吗?”

  搜魂术都用了,容萱肯定已经知道符家背后的大师是谁,竟然还敢这么做?

  容萱根本不在意,“在我毁掉婚契的时候,他就已经遭到了反噬,早晚会找我算账,我何必再怕他?玄学师斗法,胜负从来都不是看修为高低。”

  容萱话音刚落,就抬手抽取了符伟蓈的一魂一魄,收入玉瓶,对惊恐的符伟蓈吩咐,“回去好好和你的家人团聚吧,你在我这受到的折磨都是因为他们,不报复回去怎么行?放心,有我给你撑腰,谁也伤不到你,我随时都可以把你召回来。”

  容萱摇晃两下玉瓶,收入包中,将颈间戴着的钻戒丢到地上,转身下山,很快就消失在符伟蓈的视野中。

  即使是容萱背对着符伟蓈,完全不设防的时候,符伟蓈也一动都不敢动。他怕了,真的怕了。知道容萱离开后很久,山里再次回归寂静,符伟蓈才感受到久违的自由。

  明明只被关起来几天而已,真的好像已经有几辈子那么久。

  而且这自由他一点都不想要,经历了刀山火海和搜魂术、失去了一魂一魄,他感觉作为一只鬼又丢掉了半条命,遍体鳞伤,虚弱得厉害,他还必须回去报复家人,如果让容萱不满意,容萱随时都可以把他召回来折磨死他!

  一想到这一点,符伟蓈渐渐偏激起来,恨意升腾。

  就是符家那三个人害的他!他们给他结阴婚不就是为了要把他送走?要不是他们选了容萱,说容萱一家子不顶事、无所谓,他会认准容萱做妻子?都是他们的错!

  钻戒如子弹般疾射出去,朝着京市符家的方向去了。

  祝容萱有一点担心,【萱姐,符家背后的人修为高、手又狠,会不会危害到你?】

  【会,所以要先下手为强。】容萱根本没走,她只是换了个地方做法,将祝容萱身上的运势和符伟菘换回来。

  符家背后的大师乃是正清观观主的师弟乌竞,修为远超筑基期,直接对上肯定要伤筋动骨才能除掉对方,但这种事不能躲。她现在已经小有名气,乌竞是去了西北才没空管她,根据祝容萱上一世的记忆,西北的事过几天就结束了,到时符家一定会请乌竞对付她。

  而且婚契和运势会令祝容萱这具身体的生机流失,影响是每天都翻十倍递增的,不能任由这种东西绑在身上,所以容萱一筑基、有了破解的能力就立刻破解。

  容萱也觉得这个时机正好,不管乌竞在西北做什么,肯定是和其他玄门中人、玄部的人一起竞争,这时候让乌竞连遭两次反噬,乌竞必定受伤,如果斗法失利最好,就算没斗法,也一定影响他本来的目的,有所损失。

  只要有机会,能攻击对方一次就攻击一次!再者趁乌竞没回来之前,让符伟蓈去折腾符家人,也算废物利用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!

  容萱动作利落,强横又粗暴,乌竞在西北蹲守即将出世的法宝,突然遭到反噬已经察觉不对,拿出法器护身,可是没用,相隔没多久,他又再次遭到反噬。这次是换运反噬,比婚契厉害得多,乌竞忍不住闷哼一声,引来其他人的注意。

  玄部副部长蹙眉深思,问身边的人,“你们看乌竞怎么了?”

  一个老和尚道:“像是突然身体不适,脸色都变了,不过这里风平浪静,不可能有人攻击他。”

  小和尚是他徒弟,心直口快,“肯定做了什么肮脏事,遭到反噬了!”

  大家都是玄学师,有点什么异常还是能看出来的。副部长严肃道:“我们最大的竞争者就是乌竞,不管他是什么原因受了伤,我们一定要拼尽全力,拿到法宝。”

  “是!梁部放心,我们的胜算更大了!”

  太阳升起之时,所有人都感觉有一瞬间的晃眼,沙地中猛地射出一道金光,一个白玉瓶藏在金光中飞射向天际。巨石后一条巨蟒骤然出现,一跃而起盘旋在空中,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吞下那白玉瓶。

  “上!”潜藏的各方人马纷纷跃起,各种法器功法齐出,甚至大打出手,激烈地争斗起来。

  乌竞得了机会,欲一剑斩杀巨蟒,没想到因受伤动作迟钝了一下,被巨蟒的尾巴重击到腰部,一下子落到地上去,再往空中一看,梁部长已经趁机抓到了白玉瓶,小和尚等人立即上前,护着梁部长飞速遁走。

  那老和尚还捡漏重击了巨蟒,将被乌竞伤到的巨蟒击毙,直接将巨蟒尸体带走了!

  其他人伤的伤,错过的错过,这一次玄门竟什么都没捞着,出世的灵丹和快成妖的巨蟒都被玄部得了!

  乌竞的徒弟将他扶起来,询问他怎么样,被他一掌拍开。乌竞脸色阴沉地站起来,“符家、祝容萱!”

  同一时间,刚到国外的符伟菘被告知行李箱丢失,需要办理手续寻回。紧接着他被人撞倒在地,鼻子哗哗流血,好不容易在洗手间止住血突然发现手机和钱包都丢了!

  他身上就带了这么点东西啊!现在东西和行李都丢了,他简直寸步难行。他急忙报警,可追回没那么顺利,在这期间,他只能待在警局或自己另想办法。

  符伟菘恼火地谴责他们办事拖拉,借了电话给家里打电话,可这个时候符伟蓈正好回到家,叫符母接起电话,就开始阴森森地说:“弟弟,你逃得好快啊,是知道我要回来找你算账吗?告诉我你在哪里,哥哥去找你。”

  符伟菘震惊道:“哥你怎么了?你不是和祝容萱好好的?是不是她又说什么蛊惑你了?”

  “蛊惑?她已经解除了我们的婚契,成了我们惹不起的人物!你当初故意选她,是不是就想借刀杀人,折磨死我?”符伟蓈愤恨道,“你到底在哪?该活下来的人从来都应该是我,而不是你,你把命还给我!”

  他们的父母刚刚被符伟蓈闹了一通,提心吊胆又着急,跟着道:“伟菘你快回来吧,我们找到大师,一家人坐下来好好说清楚。你哥被那个祝容萱折磨了,现在魂都不全了,你、不对你怎么打的越洋电话?你怎么这时候出国?”

  符伟蓈冷哼一声,“他就是故意的,以为出国我就找不到他了,他就是想我魂飞魄散,想让我彻底消失!”

  他父亲质问道:“符伟菘,你还不说清楚?我刚交给你新项目,你出国干什么?”

  符伟菘没想到容萱竟然这么厉害,心惊不已,他突然想到自己遇到的事,所以他突然这么倒霉,是因为容萱已经把他们的运势换回来了?

  符伟菘后背都凉了,容萱把符伟蓈的一魂一魄抽走了,对付他岂不是更狠?他不能回去,至少要等家里人找乌竞对付了容萱之后再回去,所以符伟菘急忙挂了电话。

  他现在无比庆幸自己躲得快,虽然变回了霉运很不甘心,但他已经倒霉一十多年早就习惯了,不是不能忍。他干脆就在这边再躲一段时间,说不定到时候容萱废了、符伟蓈也没了,他就什么都不用怕了。

  只不过因为和家人的冲突没来得及求助,他只能回去找警察,请求他们帮忙联系大使馆。刚刚他还趾高气扬地谴责人家无能,现在人家听了他的话,对他爱答不理,十分不屑,他也只能受着。

  容萱做完法天都亮了,清晨第一道光照到她身上,那股仙气更明显了。筑基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天差地别,她照了照镜子,收敛气势,让自己看起来只是个漂亮的女孩,不凸显气质。

  回京市的飞机快到时间了,容萱去接了程新,顺利飞回京市,没多久她便等到了外婆。

  “姥姥!我好想你啊!”容萱笑着跑过去抱住祝老太太。

  祝老太太一把拉开她,神情一正,绕着他缓慢走了三圈,眼睛定定地盯在她身上,上下扫视,惹来好多人的注目,都觉得老太太的样子好奇怪。

  祝老太太走完后,松了口气,“大仙告诉我,你身体好得很。”她又仔细看了看容萱的脸色,“嗯,是红润了,不像直播里那么苍白。”

  容萱挽住她往外走,笑道:“姥姥,我直播的时候抹了粉,是故意装弱呢,我说没事就没事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?”

  “以前倒是没有,可你这回分手了不说、被人欺负了也不说、倒霉都不跟姥姥说了,你说我能放心?”祝老太太严肃道,“快点说,到底出了什么事?你别怕,姥姥没大本事,但也有点压箱底的手段,和人拼了也不能叫你受委屈。”

  容萱伸手一指,“姥姥你看,那有人掉钱了。”

  她喊了前面的人一声,叫人把钱收起来,笑着对祝老太太说,“我的运势已经换回来啦,现在信了吧?昨晚上我已经筑基了!”

  运势好的人就常常能莫名其妙捡到东西,钱啊、首饰啊、手机啊什么的,总是能碰见。以前的祝容萱就是这样,当然她捡到都是交给失主或警察,从来不留,那会消耗自己的好运,刚刚她就是小小地给外婆证明了一下。

  祝老太太一听她筑基了,错愕地看了她半晌,不敢置信道:“筑基?你才刚觉醒神通多久啊,你筑基了?你、你吃过什么?还是得了什么?是正规东西吗?不会有问题吧?”

  老太太说着就急了,特别怕容萱在外头接触了什么不好的东西,急功近利出什么岔子。容萱忙道:“我就是一步步筑基的,你待会儿试试我的本事就知道了,姥姥你就别急了,我这可比阴阳眼厉害多了。”

  祝老太太实在不太明白,只得催促容萱快带她去没人的地方。正好今天不用拍摄,容萱就带她去郊外踏青,顺便让她试试自己的修为。

  祝老太太身上有刺猬仙,用一些手段还是能看出点东西的,很快就确认容萱没走歪门邪道,是真的觉醒了千年难遇的绝佳体质,吸收功德之力和信仰之力就能提高修为。这和那些金身佛像享用香火是一样的,怪不得这么短的时间就能筑基。

  不过祝老太太也一下子紧张起来,急忙叮嘱容萱不要对外人说。老太太也知道这种事瞒不了太久,便开始帮容萱想办法,看怎么才能快速提高修为。

  这时节目组导演联系到了容萱,说有人求助到节目组想要请她帮忙寻人,他们家孩子丢了,正好是京市人,问容萱要不要接。

  找孩子肯定是功德啊,容萱一听就答应了,祝老太太忙说要跟着去。她现在可是很不放心,一定要守在外孙女身边。

  路上祝老太太没事做,又开始小声念起祈福歌,就是她日日念,虔诚地念,祝容萱才拥有好运命的。

  但容萱亲耳听到老太太念祈福歌后,一把按住老太太的手,认真道:“姥姥,以后不念这个了。”

  祝老太太一愣,“怎么了?”

  容萱抱住她,沉默了一下才说,“姥姥,我觉醒神通的时候,忽然就知道了很多事。这个祈福歌是献祭式的,是你的虔诚打动上天,将你的运势转给了我,我才能拥有比常人更好的运势,这也是这么多年你修为没有提升、生活也没有变好的原因。”

  祝容萱呆住了,她以前不懂玄学,真的没想到祈福歌是这样的功效。她立刻道:【萱姐,能不能将姥姥的运势还给她?我、我太不孝了!】

  【我会想办法。】这种东西一向被正道视为歪门邪道,容萱是魔修才懂,祝老太太在不经意间就献祭了自己一生的运势,她会想办法弥补这件事的。

  祝老太太确实不知道是这样的,但现在知道了她也没在意,反而笑着说:“怪不得这些年没有发生什么其他的不幸,原来是拿走了我是运势。那有什么?我啊只盼着你平平安安,不要像你妈那样,早早就出了事。干我们这一行,五弊三缺都是正常的,我常年看病救人,才没像别人一样残疾或什么,我已经很庆幸了。

  现在你也好好的,还有了神通,我感觉这一辈子都值了。”

  容萱知道这是老人的心意,伤感和自责反而会让老人不高兴,所以她笑着对老太太道:“以后我也会帮人,还会得功德之力,我们一定能平平安安的,但是不许念了,我还想和姥姥一起看顾祝家后三代呢。”

  祝老太太笑眯了眼,“好,好,都听你的!”

  往常看别人家的儿女长大了,出息了,提起来都是骄傲放心。她呢,女儿早早没了,外孙女又一直比较天真,没太长大,一直都是她撑着祝家,还要忧心祝家能不能传承下去。现在好了,外孙女有大本事了,筑基啊,玄门里谁一十岁能筑基?简直是同龄中第一人,她面对列祖列宗也有交代了!

  容萱她们赶到求助人家里,就看见方晴和其他警员在忙。

  方晴一看见她就立刻走过来,激动地握紧她的手,“容萱!谢谢你!要不是你,我出任务肯定要残了!”

  求助者惊讶道:“祝大师、方警官,你们认识?”

  方晴的搭档闻言道:“祝大师救了方晴呢!我们一块儿出任务,方晴真是太惊险了,刚抓住歹徒,就冒出个歹徒同伙,举着电锯就朝方晴劈下去了!结果方晴脚底那块石砖塌了一块,她一下摔了,正好躲过电锯,那电锯可是贴着她右胳膊下去的!”

  方晴连连点头,十分后怕,“接着我就发现你给我那张平安符变成灰了。你真是太神了,谢谢你!真的,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!”

  容萱笑道:“你没事就好,你也帮了我很多啊。”

  求助者激动道:“祝大师!祝大师求您帮帮我,我女儿失踪三天了,我看过您的直播,您能看到鬼,问问鬼就把一个小姑娘的狗找到了,还帮了那么多人,连方警官您都帮过,我相信你,求求您帮我找找女儿吧,她才三岁,我真的不敢想,她在外面三天会遭遇什么……”

  求助者哭得说不下去了,她先生过来扶住她,邀请容萱他们进门慢慢说。

  这家人在京市算小富之家,经营着一间不大不小的公司,住着大平层,孩子也读的国际学校,日子很不错。最近他们三岁的女儿丢了,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打击,他们没日没夜地寻找,可就是什么线索都没有。

  求助者李云很自责,说就是因为她最近换摄像头,才导致没拍到女儿是怎么跑出去的,都是她害了女儿。她先生张赫一直在安慰她,但看得出张赫并不怎么相信玄学,觉得还是要靠警方把女儿找回来。

  李云强忍悲痛,抹了把眼泪问道:“祝大师您看我家里有鬼吗?我家附近有鬼吗?您能不能问问他们,我女儿去哪了?”

  容萱说道:“世上其实并没有那么多贵,刚才我来的时候已经看过了,你家附近没有鬼。”

  “那、那怎么办?是不是没办法?这是我女儿的照片、她的生辰八字,还有、还有我们夫妻的,都有,大师,有办法吗?”李云屏住呼吸等容萱的答案,似乎只要容萱说没办法,她就会瞬间崩溃一样。她真的用尽了所有办法去找,三天了,她真的要受不了了。

  容萱看了眼照片和八字,视线落到张赫脸上,“我有办法找到你女儿,但其实想知道你女儿在哪里,问你先生是最快的方法。”

  “什么?”李云错愕地瞪着张赫,“什么意思?老公,大师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  张赫恼了,“我绝对没有对婷婷做过什么,你这位大师怎么回事?”

  容萱冷淡道:“你没做过,不代表你不知道。你不说?那我说好了。”:,,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f2k3.com。疯狂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f2k3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