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8章 倚天剑不错,没收了_功法被破掉,我更强了
疯狂小说网 > 功法被破掉,我更强了 > 第248章 倚天剑不错,没收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48章 倚天剑不错,没收了

  第248章倚天剑不错,没收了

  唰的一声,独孤一鹤拔出宝剑。

  林浪目光灼热,这应该就是峨眉派传承宝剑倚天剑了,传闻可以增加真气强度。

  当初灭绝师太实力一般,却可以靠着倚天剑跨越境界战斗。

  这把剑在更强大的独孤一鹤手中,必然能发挥出更恐怖的威力。

  西门吹雪握着自己的乌鞘长剑,他能感受出来,独孤一鹤是他见过的最强剑客,这也让他格外兴奋。

  可惜他已经见过独孤一鹤徒弟的剑法,刀剑双杀虽然不错,但既已被他知道路数,独孤一鹤就一定会败。

  他正要出手的时候,林浪忽然说道:“西门吹雪,这个对手让给我如何?”

  西门吹雪看着林浪:“他是剑客,我所等待的那种顶级剑客,你不是剑客,所以他不适合你。”

  林浪:“也许我跟他交手之后,会有兴趣多花一些时间练剑呢?他最多做你现在的对手,我却可以做伱未来的对手。”

  西门吹雪愣了一下:“好。你若败了,我再出手。”

  人生若是没有对手,那一定很寂寞。

  林浪比独孤一鹤年轻的多,而且天赋异禀,若是这次见识到了剑法的精妙,或许真的会变成一位剑客,那他未来就不孤独了。

  林浪:“……”

  西门吹雪这么聊天容易没朋友的。

  独孤一鹤怒了,他作为江湖成名多年的高手,在大宋那边也是威名赫赫,自创的刀剑双杀七七四十九式更是强大无比,被称作当世顶尖剑法之一。

  他以为这几个小辈会一起出手,可林浪那口气,仿佛随便一个人都能杀了他这个峨眉派掌门似的。

  “找死!”

  独孤一鹤一剑斩向林浪。

  一道一丈多长的剑气斩向林浪的脖颈。

  西门吹雪表情变得更加凝重了,独孤一鹤的剑气竟如此强横?

  而且林浪怎么如此冒失,没带剑就冲上去了?

  林浪身影飞快的闪到一边,冲到马秀真的身边:“借剑一用。”

  马秀真也是剑法宗师,飞快的想拔剑斩向林浪,却发现林浪手腕一翻,她手中的剑就落入了林浪手中。

  不过那又如何,她们就没见过有谁的剑法比师父更强的。

  敢抢她的剑,等死吧!

  西门吹雪微微点头,林浪看似只是夺了一把剑,实际上还让独孤一鹤没办法再用剑气压制林浪,否则会伤到峨眉四秀。

  林浪也借此机会,冲到了独孤一鹤身前,让独孤一鹤的剑气优势消弭无踪。

  这个破解之法,倒是很巧妙。

  林浪刚才无论是身法,还是夺剑的手法,都不一般,确实是顶尖高手。

  但独孤一鹤的剑法可不是那么好破掉的。

  林浪直直的一剑刺向独孤一鹤,看起来很简单,却蕴含着七种不同的变化。

  独孤一鹤收起轻视的表情,这个年轻人是谁,剑法比他想象中的强多了。

  但想要赢过他,绝无可能!

  独孤一鹤直接挥剑横扫,这本是刀招,招式大开大阖,刚猛势沉,与峨眉剑法中灵秀清奇的招式完全相反。

  但独孤一鹤偏偏将两种截然相反,且本不属于一种兵器的招式结合了起来,创造出了独属于他自己的绝学。

  这一招横扫,再配合倚天剑那增强的剑气,威力更胜三分。

  林浪不得不变招,躲过横扫,同时抖了一个剑花,瞄准独孤一鹤身上四处要穴。

  西门吹雪眉头紧锁,林浪的招式看起来不错,已经不拘泥于剑法套路,招式衔接也很巧妙,可剑法中少了一丝杀意。

  剑本就是用来杀人的,但林浪的剑法却总有一种意犹未尽之意,分明是留了三分力用来防御。

  独孤一鹤的招式之中,也未尽全力,但至少是九攻一守,而且因为融入了刀法的缘故,攻击更加强悍。

  陆小凤也盯着两人的战斗,他看着已经抓向剑柄的西门吹雪:“你觉得林浪要败了?”

  西门吹雪眼睛继续盯着战斗的二人:“难道你不这么认为?”

  陆小凤习惯的身手去捻胡须,却发现胡须没了,他悻悻的放下手:“难道你忘了,林浪会的可不只是剑法。”

  西门吹雪看到林浪的剑法也变了,忽然也用出了一些大开大阖的刀招,而且这招式明显杀意十足。

  这让西门吹雪更不高兴了,怎么林浪更擅长的难道是刀法吗?

  剑法之中融入了刀法,这点无可厚非,西门吹雪自己的剑法之中,也融入了许多其他武学的招式。

  刀法、棍法、枪法、拳法、掌法等等,在他眼中剑为百兵之首,所有的武学招式,都应该可以用剑来施展。

  但林浪的剑法之中,刀法痕迹太明显了,很显然还没能融入其中。

  而且林浪的招式变化明显比独孤一鹤弱了半分,如果是他来出手,绝不会如此。

  他杀了独孤一鹤的徒弟,也对刀剑双杀的套路有所了解,如果是他来出手,三十招之内,独孤一鹤就会死。

  但片刻之后,西门吹雪的脸色变得更加严肃了。

  他能看出来,独孤一鹤虽然施展的同样是刀剑双杀七七四十九式,但变化更多,且防守更加严密。

  尤其是独孤一鹤的真气极为深厚,配上可以增强真气的倚天剑,实力平添三分。

  他之前见到的那些招式中的破绽,独孤一鹤明显也知道,而且都用后续的变化所弥补了。

  知道自己剑法破绽的人本就不多,还知道如何弥补的人就更少了。

  西门吹雪知道自己的剑法只为杀人,所以从来不留余地,用疯狂的进攻来压制对方,但这样也会让他的消耗很大。

  如果跟独孤一鹤交手,如果三十招内他杀不了独孤一鹤,就会因为真气消耗太大,导致招式变慢,威力减弱,那时就该变成他被独孤一鹤所压制了。

  那么也许四十九招之内,败的可能是他。

  他也看着林浪的招式变化,二十几招过去了,林浪虽然被压制,却还能坚持,但也坚持不了太久。

  独孤一鹤,比他想象中的更强。

  突然,铛的一声,林浪的剑被独孤一鹤的倚天剑斩断。

  糟糕,林浪要败了。

  西门吹雪刚要拔剑,又被陆小凤拦了下来:“别着急,好戏才刚开始。”

  西门吹雪:“???”

  陆小凤绝对不是那种看着朋友去死的人,可林浪的剑已经败了,还怎么挡得住独孤一鹤的绝学?

  林浪在剑被斩断的一瞬间,撑起护体罡气,同时手指冲着独孤一鹤一点,一道指力刺向独孤一鹤的心脏。

  倚天剑的剑气破掉了林浪的护体罡气,但独孤一鹤不得不变招,没能趁机刺穿林浪。

  林浪忽然直接冲到独孤一鹤的身前,独孤一鹤的剑上撩的时候,林浪侧身一掌拍出。

  “小辈,你的剑法不错,还有不错的横练武学,但你还能挡住老夫几招?”

  独孤一鹤也承认之前确实小看林浪了,若非靠着倚天剑的锋利,他还真未必能轻易的占据上风。

  但现在林浪赤手空拳,不出十招,他必胜。

  他故意这么说,也是打击林浪的信心,只要林浪有一丝犹豫,招式就必定会有极大的破绽,也就死定了。

  林浪微微一笑:“你的剑法也不错,可惜你老了。”

  独孤一鹤:“???”

  他能在交手的时候还说话,是因为他有倚天剑,所以真气动用并不多,林浪怎么还能开口说话,不怕真气泄掉吗?

  还有居然说他老了?

  小辈太嚣张!

  他的剑法再次变换,杀意变得更浓,可林浪却靠着掌法、拳法,近身出招,反而限制了独孤一鹤的招式变化。

  又过了几十招,独孤一鹤的脸色终于是变了。

  不可能。

  这个小辈才多大年纪,按说这时候应该已经真气不济,招式凌乱才对。

  可为什么他都感觉到真气消耗了大半,林浪却越挫越勇?

  而且旁边还有陆小凤、西门吹雪和花满楼盯着,如果他们再有人出手,自己必败。

  西门吹雪忽然说道:“你的朋友果然厉害,他要赢了。”

  当一个剑客的心乱了之后,招式必然也要乱。

  高手相争,本来胜负就在毫厘之间。

  当一个剑客没有了必胜信念,那么也就不可能赢。

  林浪感觉到独孤一鹤的剑法开始凌乱之后,也忽然变招。

  既然已经不能继续帮他提升刀法、剑法,那就结束吧。

  独孤一鹤看到林浪忽然一把抓向他倚天剑的剑刃,难道此人觉得靠着手就能抓住倚天剑?

  就算是练过什么高深的横练武学,也要被斩断手掌。

  可忽然感觉到一股拉扯之力,让他的剑忽然歪了,招式出现了极大的破绽。

  拼命想要弥补的时候,却已经来不及,眼睁睁看着林浪的手指点在了他的手腕上。

  独孤一鹤再也握不住倚天剑,这把峨眉掌门的传承宝剑就落入了林浪的掌中。

  “倚天剑不错,归我了。”

  在独孤一鹤想要抢回来的时候,却被林浪一掌拍在肩上,直接拍碎了肩胛骨。

  噗

  独孤一鹤一口血喷出,踉跄了两步,震惊的看着林浪。

  林浪的真气,绝对比他更加深厚。

  他之前还以为自己可以同时对付林浪、西门吹雪、陆小凤和花满楼四人,但现在对方只出了一个人,就将他击败了。

  隐藏了五十年,终于是要死了吗?

  “师父~~”

  峨眉四秀都站在独孤一鹤身后,叶秀珠将独孤一鹤搀扶住,其他三人还都拔出剑戒备。

  但在林浪等人的眼中,这四人身上有许多破绽,都能让他们一招就搞定。

  独孤一鹤想到刚才林浪施展的武学,原来如此。

  想不到一个江湖大佬和一个朝堂大官,竟然是一个人!

  这个秘密若是爆出来,必定震动整个江湖,也震动大明朝堂。

  可既然自己知道了,那么就死定了。

  想不到青衣楼,竟然能请动这几个人出手。

  林浪将真气输送进倚天剑,顿时看到倚天剑上冒出一道很长的剑气,凝而不散。

  有了这把剑,他的剑法威力也能提升三成。

  独孤一鹤真的是太客气了,千里送宝剑,还帮他的剑法提升了不少,这样的人他真希望能多来几个。

  “咳咳~~想不到,竟然是你。”独孤一鹤盯着林浪,“但老夫绝不会死在你手中。”

  说着,他忽然抬起手掌,直接拍中自己的胸口,震断了心脉,气绝而亡。

  “师父~~~”

  叶秀珠四人都满脸哀痛之色,同时又怒气冲冲的看着林浪。

  西门吹雪冷冷的说道:“自杀算便宜他了。”

  “你胡说什么!”孙秀青直接拔剑刺向西门吹雪。

  西门吹雪微微皱眉,并未拔剑,用手指在孙秀青的肘部弹了一下,孙秀青的剑直接脱手。

  他再次弹在剑上,剑寸寸断裂。

  “别逼我拔剑,我不想杀你,不是不能。”

  叶秀珠呵斥道:“亏得我孙师妹那么喜欢你,你竟然要杀她?”

  西门吹雪愣了一下,看向孙秀青。

  陆小凤更是瞪大眼睛,不可能吧,西门吹雪这种冰块,也会有女人喜欢?

  这里面最受女孩子欢迎的不应该是他或者林浪吗?甚至就连双目失明的花满楼都比西门吹雪更受女孩子欢迎才对。

  西门吹雪看着孙秀青:“堂堂峨眉派掌门人,竟然是青衣第一楼的主人,不该死吗?”

  孙秀青喊道:“我师父怎么会是青衣楼的人?他是查到了青衣第一楼的位置,所以才来的。青衣第一楼就在……”

  旁边忽然有几支暗器飞来,孙秀青当时被刺中后背,正面倒向了西门吹雪。

  西门吹雪单手抱住了孙秀青,直接拎着剑追了过去。

  石秀雪眼看着要躲不开暗器,但旁边却伸过来一只手,夹住了那根飞针。

  是灵犀一指,却并非陆小凤,而是花满楼。

  林浪看着飞向霍天青的暗器,手一伸,一股强大的吸力改变了暗器的方向,刺在了霍天青脑袋旁边的地板上。

  霍天青看着那飞针暗器,眼神中有着难以置信之色。

  她竟然要杀我?

  林浪笑眯眯的看着霍天青:“你是不是以为你可以在幕后操纵一切?可你难道没想过,跟你合作的人也想得到所有好处呢?”

  “你在算计别人的时候,没想过自己也在被算计吗?”

  “你长得还不错,但以为可以靠着这张脸得到一切,未免太异想天开了,我不让暗器杀你,是因为那样太浪费了。”

  林浪的手掌忽然贴到了霍天青的肩上,霍天青双眼顿时凸起。

  他明白独孤一鹤自尽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,这是日月魔教的吸星大法!

  突然间,叶秀珠一剑刺向林浪的后背,林浪并没有躲闪,但叶秀珠的剑却被他的护体罡气震断,断掉的剑尖却刺入了她的心脏。

  林浪转过身:“为了这么一个利用你的男人,何必呢?”

  他、陆小凤、西门吹雪、花满楼和霍天青,五个男人,却只有峨眉四秀四个女人,本来就不够分,现在又少一个女人了。

  好在这个女人他原本也看不上,霍天青以后也没机会用了,死就死了吧。

  叶秀珠死的时候,还一直看着被点住穴道的霍天青,她救不了自己喜欢的男人了。

  可是她真的被利用了吗?他说喜欢她,要娶她,都是假的吗?

  霍天青瘫在地上,一脸的绝望,刚才就是看到了叶秀珠,才觉得自己还能得救,可现在叶秀珠也死了。

  林浪笑眯眯的看着霍天青:“你是通过叶秀珠,将独孤一鹤骗过来的吧?还想借我们的手,杀了独孤一鹤对吗?”

  “我本想留独孤一鹤一条命,可他非要自杀,也许是知道自己被耍了吧。”

  他没杀霍天青,不是想让霍天青再说什么,而是霍天青作为珠光宝气阁的总管,是最容易将珠光宝气阁的一切都变成林浪资产的人。

  马秀真震惊的看着霍天青,又看向死去的师妹叶秀珠,这么说来,师父死的岂非很冤?

  陆小凤看着林浪:“所以他到底是不是青衣楼的总瓢把子?”

  林浪笑了笑:“陆小凤,你们来珠光宝气阁之前,就没注意到后面那座山么?”

  “那座山上,是不是有个楼?”

  陆小凤震惊的看向阎家后山的方向,什么意思,青衣第一楼就在珠光宝气阁后山?

  所以独孤一鹤来这儿,是想调查青衣第一楼的?

  “我们一会儿去看看,谁在那座楼中,谁就是青衣楼总瓢把子,而且你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不是吗?”

  陆小凤叹了口气:“我想不到竟是他,那又是谁请我们来的?”

  林浪瞥了眼霍天青:“请你们来的人,不就在这儿么。还有一个,你也猜到是谁了吧?”

  花满楼叹了口气:“是上官飞燕吗?”

  石秀雪反问道:“上官飞燕是谁?”

  她喜欢花满楼,不在乎花满楼是不是瞎子,但却不愿意花满楼喜欢别人。

  “就是某个傻瓜以为的丹凤公主。”

  陆小凤摊开双手:“我又没有你那么强大的情报网,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秘密?”

  也不知道西门吹雪带着一个人,还能不能追得到上官飞燕。

  林浪看着花满楼:“花兄,劳烦你在这儿等一会儿,顺便帮我看着霍天青,若是西门吹雪回来,告诉他别着急,暗器上的毒,我可以解。”

  花满楼问道:“你要去做什么?”

  林浪转身走向后山:“我去将青衣楼的总瓢把子抓捕归案。”

  求月票,爆了他啊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f2k3.com。疯狂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f2k3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