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七章 杀了小的 再来老的_我是烛中仙
疯狂小说网 > 我是烛中仙 > 第六百三十七章 杀了小的 再来老的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六百三十七章 杀了小的 再来老的

  从轻贱蔑视,转化为嫉妒仇恨,仅仅是一瞬间。

  倪少锋内心的杀意,却是越来越炽烈,比他低下的凡人要杀,比他优秀的野道士也要杀。

  “倪少锋,你住手。”

  守素冲上前来,“黑水一脉,严禁同门相残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
  “少罗嗦,我不是黑水一脉,我是白帝传人。”

  倪少锋索性从发髻取出一物,巴掌大的金属圆盘,一指戳在上面。

  “意念所化,万剑随心。”

  圆盘嗡一声,似乎升起大团马蜂,乌压压朝王福席卷过来。

  秘法是熟悉的铸念心剑流,但威力却要超出王福的认知。

  这枚圆盘,俨然是铸念心剑流的配套法宝,起到增强和放大作用。

  王福产生了兴趣,没想到外界绝迹的白帝修行者,却在冥灵天遇到了。

  先前发生的惨剧也有了解释,白帝门人性情暴戾者多,动辄杀人,有时候根本控制不住。

  “他背后,肯定有一尊修行白帝密典的强者。”

  倪少锋本领稀疏平常,唯独是圆盘增幅,让他的实力增幅到次天骄的水准。

  然而,若无法掌握法术势,再多的增幅也没用。

  “让你见识下,法术势的厉害之处。”

  刚才荡魔势小试身手,仅仅是击退,并未趁胜追击,却让对方小看了。

  倪少锋指挥下,圆盘升起一枚枚晶莹剔透的小剑,如同海底鱼群,盘旋飞绕,聚而不散,划过精妙的轨迹,抓住机会俯冲落下。

  “荡魔势!”

  王福身后升起龟蛇二相的元神,高大如巍峨山岳,伴随着黑水滔天。

  “法术势,这才是真正的法术势。”

  守素见状喃喃自语,忍不住想对倪少锋说,看到没有,别小瞧了我黑水一脉,你若能修到这个地步,还用得着去捧万锐崖的臭脚?

  沛然莫当的荡魔势压下,一窝蜂攒刺的万剑飞至,来不及施展锋芒,就被压迫得支离破碎。

  那模样,就像是铁锤砸核桃,噼里啪啦一通碎。

  守素看得直摇头,北帝白帝,黑水白帝,本无高下之分,归根结底,还是人不行啊!

  倪少锋输惨了,几个照面下来,直接被打蒙了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我什么我?”

  王福元神脚踏龙蛇,星辰浮沉环绕,一手提着倪少锋的脖子。

  “按照你的逻辑,凡人孱弱无力,该杀;现在我比你强,杀你也是理所当然啦!”

  他语气并无杀气,但听在二人耳中,却心中生寒,这不是威胁,也不是恫吓,而是描述一件平澹正常的事情。

  “道友住手,倪少锋,是金水峰少主,他舅舅是万剑天师,你杀了他是自绝生路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王福手掌微松,眉头皱起,似乎在沉思什么。

  倪少锋见状,破口大骂,威胁起来,“你别以为这事就这么算了,现在就算你跪下求饶,也休想一死了之,你敢替那些贱民出头,我就把他们都杀了。”

  王福算是长见识,这家伙修炼出心理优势了,将自己当成世袭贵族。

  守素急的浑身冒汗,心想真是蠢货啊,你要威胁对方,好歹等脱身以后。

  “这样啊,我忘了问,你老爹老娘,还有你口口声声提起的舅舅,真的很厉害?”

  倪少锋一副‘你怕了’的得意神情,傲然说道,“现在求饶,已经晚了。”

  “我有个问题,他们既然厉害,我现在要杀你,能不能立刻过来,救你一命。”

  倪少锋还想说什么,突然耳边一声脆响,反应过来,是自己的颈骨断了。

  陷入黑暗前,他还是难以置信,对方怎么敢杀他?

  噗通,尸体落地。

  守素愣了半晌,才呆呆问道,“你怎么把他给杀了?”

  王福拍拍手,漫不经心回道,“怎么?杀他还要等良辰吉日,开坛祭天?”

  “道友,你闯下大祸了。”

  守素闭上眼睛,深呼吸几下,“你先走,我去遣散那些村落的百姓,必须尽快搬走。”

  “快,你是修行者,动用遁术肯定能逃掉。”

  王福问道,“你不走?”

  “我是他老爹的师弟,泼妇就算杀心再大,也不会对我动手。

  守素摇摇头,狠狠骂道,“师兄就不该娶那个泼妇,生下个惹祸的小畜生。”

  他口中的泼妇,名号是红穗夫人,是万剑天师的胞妹,具体性格有多恶劣呢?

  看地上躺着的倪少锋就知道,这家伙是她一手教出来的。

  倪少锋敢放言屠戮村落灭口,这还是家学本事没到家,如果换成红穗夫人呢,就不是放狠话那么简单,而是直接动手杀人。

  守素见倪少锋也一死,就知道事情严重了。

  “道友,你怎么还不走?”

  守素看王福不动,忍不住催促道,黑水一脉出个人才不容易,修成法术势的顶尖苗子,可谓是凤毛麟角,无论如何都要保住。

  “我若是走了,那些村民百姓能走多远?”

  听到这句话,守素慎重对他行礼,“道友,我多谢你了。”

  ……

  “倪敬元,你这老废物,自己儿子被杀了,都不敢吭一声。”

  金水峰,富丽堂皇的楼阁之上,长须中年低头,任凭一个粉面含怒的妇人在旁边喝骂指责。

  妇人,正是那倪少锋的娘亲,红穗夫人。

  长须中年,是金水峰名义上的主人倪敬元,却在夫人面前,训得如兔子一般。

  “夫人,情况还不清楚,我正在发信询问来龙去脉。”

  “问什么?”

  红穗夫人眼中带恨,“你儿子被杀了,还用问什么,就该杀到七里乡,找人给儿子陪葬。”

  倪敬元连忙阻止,“那是我师弟的修行道场,你别乱来。”

  “我真要乱来,就不是站在这儿和你商量,而是叫上我兄长杀到七里乡。”

  倪敬元一想到大舅哥,头皮发麻,“别,别,我陪你去一趟,咱们心平气和,别乱来。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红穗夫人心怒气稍微削弱,又忍不住哭了起来,“多好的孩子,我从小疼到大容易么,一眨眼就没了,老天对我何其不公呐!”

  “就该把牵扯此事的人通通杀光,给孩子陪葬。”

  倪敬元连连摇头,开什么玩笑,难道连他师弟也要杀了,这女人简直不可理喻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f2k3.com。疯狂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f2k3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